app菠萝

   “啊!”

   轩辕老祖大吼,满脸癫狂。

   陈然拿出三生妖棺所化的商央剑,已是让他惊骇,想要去救他的族人。

   但战武仙,此刻却是爆发出了最强的力量,惊鸿仙子爆发出了她最后的力量,以此来拖住轩辕老祖。

   轩辕老祖愤怒,但也无法摆脱战武仙。而这时间,仅仅是二十息。

   他相信,有着洪荒九州鼎的抵挡,应该能坚持一会儿。

   毕竟,陈然的实力摆在那,哪怕有恐怖的道兵,也不可能对五十个破荒修士做什么。

   但他没想到,仙主剑灵出现了,一剑又一剑,轰爆了他轩辕族上千名灵相修士。

   更没想到,商央族的道兵,荒古第一杀伐之兵也是出现,一剑之下,竟是将他族群的强者,都是抹杀。

   这一下,他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结果,就是他轩辕族强族之名,已是荡然无存。除了他自己,再无一个拿得出手的强者。

   在未来万年内,若无惊天的造化,休想再崛起。

   长发美女徜徉花海唯美写真

   而促成此事的,却是一个破荒境都未到的蝼蚁。

   “陈然,我要灭祖宗十八代!”这一刻,轩辕老祖怒骂,原本金黄的头发都是隐隐发白。

   顷刻间,他就是由一个年轻男子,变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已经疯了,没有了理智。

   他轩辕族万世传承,却是在他手中毁了大半,这让他如何能不疯?

   “轰轰轰!”

   轩辕老祖疯狂出手,打得战武仙节节后退。

   而二十息时间一过,战武仙的力量就是骤减,竟是被轩辕老祖一拳轰得石像都是开裂。

   战斗,在这一刻停息。

   陈然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战武仙边上。

   此刻,他身形佝偻,满脸皱纹,与一个垂朽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商央剑那一剑,几乎抽空了他所有的生命力。若不是如此,他根本无法发挥出灭杀破荒的力量。

   毕竟,商央剑魂和仙主剑魂虽强大,但却是无法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他们,唯有执剑者强,才能展现恐怖的力量。

   这一剑,若不是有两头麒麟和龙脉的支撑,他绝对会因生机断绝而死。

   饶是如此,他也是变成了垂垂老人。

   不过,他的双眸并没有变,依旧是那么锋利,那么霸道。

   他说过,要灭了轩辕,那么就一定要他亲手做到。

   这杀人,自然是要用他的手。

   “不悔,真的不悔。我就怕死了,却没脸去见师兄。”陈然低语,苍老的脸上没有一丝后悔。

   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开始环绕一丝丝黑烟,带着极其恐怖的腐蚀和诅咒之力。

   这些,都是他屠杀轩辕族时,沾染的因果。

   生死因果。

   轩辕为圣皇后裔,秉承天地繁衍。

   陈然斩杀一两个轩辕族没事,但如此多的轩辕族人,却是让他惹上了恐怖的诅咒。

   此刻,就算他的生机不绝,也会被这些诅咒给活活耗死。

   “最后,就只剩杀和放逐轩辕族的灵境……”陈然低语,身体缓缓融入战武仙。

   下一刻,滔天的杀意,从战武仙身上爆发。

   “最后这一战,也没有任何机会!”陈然的声音,响彻天地。

   “凭什么杀我!”轩辕老祖怒吼。

   “凭我手中三剑!凭我一生的造化!凭我不杀,誓不休!”

   陈然低吼。

   剑魂商央,剑灵商央,圣道剑!

   三剑横空,爆发出了撼动天地的剑意。

   这一刻,九幽五地都是无法阻止剑意的肆虐。

   这一刻,极西震动,登天以下,所有生灵内心莫名颤栗,有恐惧在不可遏制的衍生。

   这一刻,陈然在燃烧着最后的生命,战登天!

   “妄想,今日死的绝对是!”轩辕老祖怒吼,大道爆发,笼罩此地。

   陈然的道,肯定比他弱。哪怕他此刻操纵战武仙,展现可以与他一战的力量,大道也是敌不过他。

   他此刻,就是要摧毁陈然的大道意志,直接断绝他本就不多的生机。

   “我道,不朽!”不过,他的道一出,陈然就是低吼,一股弱小但令他都感觉无法破灭的大道意志自战武仙的身体中轰然爆发。

   “我陈然一生,起起伏伏,历经无数磨难。天道难灭,一个登天,有何能耐灭我?”他大吼,大道意志越发凝练。

   “找死!”轩辕老祖震撼,但更多的是滔天的愤怒。

   他动手了,磨也要磨死陈然。

   不过这一刻,九幽五地轰然缩小,以肉眼可见的收缩两者的战斗范围。

   “干什么?”轩辕老祖怒吼,感受到了威胁。

   “我说过,没有机会。”陈然大吼,控制着战武仙展开了恐怖的攻击。

   大道,他无法抗衡轩辕老祖!

   战力,他无法灭杀轩辕老祖!

   耗时间,他根本不剩多少生命!

   这一刻,陈然想到的,唯有凭借他年幼时崛起的弑魔夺灵经。

   青帝在,陈妖仙在,他感觉,他能炼化登天强者,只要给他一个机会。

   就如当年在碎月宗,他炼云清风那般。

   只不过,这一次不会有人再打扰他。

   “轰轰轰!”九幽五地快速收拢,战斗之地急速缩小。

   万丈,千丈,百丈……

   “到底要做什么?”轩辕老祖大吼,内心越发不安。

   “杀!”陈然冷漠大吼。

   “轰!”

   九幽五地轰鸣,苍然古道震颤。

   刹那,化须弥于介子。

   战武仙和轩辕老祖,被封困在方寸之地。

   而就在这一刻,陈然大吼:“陈妖仙,这具登天肉身,就是我为准备的最好的圣皇血脉!杀了他,他就是的!”

   “老子拼了!”陈妖仙怒吼,有疯狂,也有惊天的贪婪。

   天妖九式,猛地爆发!

   “青帝,若帮我,我将我之魂赠!”陈然继续大吼。

   “我不要,但我会杀他!”青帝冷声开口,蕴含本源的弑魔夺灵经轰然运转。

   而陈然,则是念念有词,一生所学,尽数施展。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奉有余。我陈然的道,不是道,是人生!”

   他望向远处,大手猛地一挥,虚空生灭树通天,根须涌入虚无,一丝一毫的切断那浩大的灵境。

   虚无震荡,有幽幽古境,远离了青凰,飘向那无始无尽的虚无。

   陈然的手中,捏住了一道魂,一道狰狞大吼的魂,一道名为轩辕青天的魂。

   他并未说什么,一捏之间,猛地炸裂。

   而后,他一吸,就是将带着一枚碧玺的轩辕青天魂吸入口中。

   他,要将轩辕青天和轩辕老祖统统炼化!

   陈然缓缓闭眼,无怨无悔,无畏无惧。

   “此生,荣耀过,嚣张过,霸道过,有人爱过,有人疼过,有人念过。有遗憾,有不舍,有绝望,有愧疚……这样短暂的人生,虽辉煌,却痛苦而命途多舛。”

   “但愿来世,不做修道者,不流离一生,远离痛苦,远离纷乱,远离长生与修行。”

   “来世,只求一世安稳,只求平凡百载,若可能…若有缘…就牵起那已经找不到的女子,握紧她的手,一世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