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5年只做精品app

赵康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和陈墨商量如果张清欢赛季报销,球队接下来要怎么调整的事情。

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门被推开之后,屋里的两个人却有点吃惊:“胡莱你来做什么”

推门而入的正是胡莱。

胡莱堆起笑容说道:“赵指导、陈指导,那个我想打听打听张清欢的伤怎么样了”

他这话让两位教练都很意外,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

赵康明说道:“现在还不知道结果。”

胡莱有些失望。

陈墨好奇地问:“你这么上心张清欢的伤势是为什么啊,胡莱”

胡莱挠头:“不是说了要劝他回头的吗”

两个教练都吃了一惊:“你是真的要”

七里香少女雨后清新唯美空灵写真图片

胡莱点头:“对啊,我是真的想挽救一下他。”

赵康明和陈墨两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在这时,赵康明的手机响起来,他接起来:“喂,杨医生吗是,怎么说张清欢”

站在办公室里还没走的胡莱听见赵指导说到“张清欢”的名字,立刻竖起了耳朵,人还稍微往前挪了两步,想要偷听一下电话内容。

赵康明在专心致志地打电话,没看到。陈墨却向胡莱投去了一瞥,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

那边电话还在继续。

“哦哦,是这样的啊那就好那就好”赵康明说话的时候明显松了口气。

陈墨和胡莱两个人都死死盯着他,从他的表情和语气中判断似乎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好的,谢谢杨医生,麻烦你了,好,再见,保持联系。”

等赵康明挂了电话,就看到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自己。

见陈墨和胡莱两个人都这么关心张清欢,尤其是胡莱,这事儿其实根本不该他管的,他和张清欢两个人关系好像还不是很好

于是他向两人微笑道:“杨医生在电话里说,张清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韧带没有撕裂。”

听到他这么说,陈墨也松了口气,但胡莱却还盯着赵指导。

“但也需要休息十五天才能重回球场。”

十五天就是两场比赛打不了,但陈墨还是满意地点点头:“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看了他昨天在比赛中的表现,总算是有点盼头和希望了。”

“嗯,其实这次受伤还是和他自己之前缺乏高强度的训练有关,否则他是可以及时躲开的,他的身体反应还是慢了点。”赵康明点头道。

“老赵,张清欢在这之前其实已经认真训练一个月了,虽然一个月还不能补回他缺少的那三年,但总归是一个好趋势。我想可以请俱乐部再重新考虑一下对他的决定了吧。这浪子总算是要回头了,对不对”

陈墨是问赵康明的,但冷不丁地在他身边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不对。”

赵康明和陈墨这才发现胡莱还在办公室里没走呢而出声反对助理教练的正是胡莱。

“怎么不对了”陈墨瞪起眼睛。

胡莱当然不能说因为他并没还有接到系统完成任务的提示,所以很明显张清欢还没有真正的浪子回头。

面对助理教练的质问,他只能说:“陈指导,哪有这么容易就浪子回头的否则张清欢那家伙早八辈子就浪子回头了当初他第一次酒驾之后不也老实了挺长一段时间的吗后来怎么样所以现在就说他浪子回头太早了。”

陈墨条件反射地想反驳眼前这小子,但他立刻就意识到胡莱说得对。

在他身边的赵康明也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突然问道:“那你觉得怎么才算是真正浪子回头了呢我也知道短时间内的表现没有说服力。但现在距离赛季结束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换句话说,我们也只有两个月时间来考察他,然后就必须决定是否买断他。两个月时间不算短,但也不长,那他在这两个月时间里的表现算不算浪子回头”

陈墨惊讶地看了自己的老搭档一眼,他竟然很认真地问起了胡莱这个问题,这是向胡莱求助,还是在考校他呢

胡莱也没想到主教练竟然一本正经地问起了自己,他意识到赵指导应该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于是他沉思起来。

他其实并不在乎张清欢在这两个月时间里的表现算不算浪子回头,判断这个事情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要让张清欢浪子回头我只要让他浪子回头了,那不就肯定是浪子回头吗判断标准当然系统说了算咯

但怎么才能让他浪子回头呢

现在他受了伤,对他的情绪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会不会后悔当初的放纵

会不会不甘心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之前秦林大佬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他是这么评价张清欢的:

“以前的张清欢很自信,但并不傲。现在的张清欢很傲,但已经不再自信。”

一个不再自信的人凭什么傲又怎么傲的起来

只能是虚张声势,徒有其表吧

这样的骄傲更像是一种伪装假装自己还很厉害,假装自己还是那个超级天才

他只能靠这种虚伪的骄傲在所有人面前强撑。

那如果把他这种骄傲都打碎了呢

这个念头从胡莱脑海中蹦出来之后,就无法抑制了,他越想越觉得可行。

可要怎么打碎他的骄傲

胡莱又想到了他在那个时空所见过的陨落的天才们。

他们哪个不是横空出世时被惊为天人,大家都坚信他们肯定会有一个光明前程。结果呢,因为各种原因,就这么泯然众人,然后再杳无音信。

再次听到他们名字的时候,要么是听说他们退役了,要么就在一些社会新闻中。

令人唏嘘不已。

比如有这么一位中国球员,当初是第一个加盟欧洲豪门球队的中国球员,转会费也创造了纪录。所有人都看好他在豪门里的未来,结果直到他退役,他也没能把自己的天赋兑现。

在职业生涯的后半程,绝大多数时间里,他成为了“伤仲永”这种现象在中国足坛的代名词,他被不知道多少人嘲笑、侮辱,大家变着花样用那些有的没的段子来调侃他。

一个曾经中国球迷心目中的英雄,被寄予厚望的希望之星,就这么变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笑话和小丑。他存在的唯一意义似乎就是让公众舆论发泄他们对中国足球的不满。

尤其是这个超级天才后来沦落到了去中甲球队都打不上比赛的地步,还跑去参加了一档整容综艺,脸上摆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微整形还是紧张导致的僵硬笑容,任人品头论足,就像是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国观众围观。

而这时候,当初对他寄予厚望的那些中国球迷们,甚至都不知道是该感到心酸还是感到好笑了。

这位超级天才在差十天就年满三十一周岁的时候最终宣布退役,不知道那时他心中有多少解脱又有多少不甘呢

在陈墨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胡莱抬起了头,他看向赵康明说道:“我不知道两个月时间里什么样子的表现才算是浪子回头,但我们可以让他自己真正的浪子回头。”

赵康明微笑着反问:“怎么才能让他真正的浪子回头。”

“赵指导,张清欢知道自己的诊断结果了吗”胡莱没有回答,反而提出了一个问题。

“还没有,杨医生必须要经过俱乐部的同意才能把具体伤情告诉球员本人。”赵康明摇头回答了胡莱的问题。

“那就告诉张清欢,他伤得太重,不仅是这个赛季报销,他之后的所有职业赛季都报销了”

这次赵康明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而在他旁边的陈墨更是惊呼起来:“你开什么玩笑,胡莱”

“我没开玩笑,陈指导。张清欢这样的人,一向是自视甚高,过于骄傲的。之前那么多人给他痛陈利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他都没听进去,因为他总觉得以自己的天赋,只要稍微认真一点,就能踢出让大家欢呼称赞的足球他之前的经历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现在放纵一下,也无所谓,他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但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就到此为止了呢”胡莱心中想法已经成熟,于是他坚定大声地说了出来。

陈墨听到他这么说,也陷入了思索。

胡莱还在继续说着:“不是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我们不能让张清欢去死,但对于职业球员来说,退役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死亡。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即将退役了,那能不能把他心中虚伪的骄傲给击碎能不能让他真正开始反思自己过去几年的放纵能不能扭转他的心态毕竟一个才华横溢的球员,在二十三岁都不到的时候就退役了,这事儿谁能想得到张清欢自己恐怕也绝对想不到。在这种人生巨变下,他会不会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赵康明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听了胡莱的话之后笑起来:“有点意思。但你怎么保证拿退役的事情吓唬他一下,他就能够改过自新了呢或者,你就不担心他被这个消息打击到自暴自弃,彻底破罐子破摔了呢”

在赵康明面前,胡莱是非常放松的,他耸耸肩,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真的改过自新。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如果他真的要破罐子破摔,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到时候你们再告诉他关于退役的事情都是骗他的,但俱乐部是肯定不会再买断他了,他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从今往后和闪星俱乐部一分钱关系都没有。你们还省了转会费不是吗但如果他真的能够从退役的刺激中重获新生,俱乐部不就赚了反正怎么着,俱乐部也没损失的,为什么不试试呢”

说完,胡莱看着赵康明不再说话。

同时他在心里想的是,要真是不成功,自己的损失也不外乎是拿不到任务奖励嘛。但之前自己没有什么灵犀卡不也走到了今天所以拿不到任务奖励就拿不到任务奖励呗,他只是失去了本来就还没有的东西,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失去。

张清欢如果一心作死,那就让他烂在泥里好了,反正中国足坛也不缺他这一颗流星。

我又不是圣母,非要牺牲自己拯救他人

在胡莱说完之后,办公室里就陷入了一阵沉默,赵康明和陈墨都一言不发,低头沉思着。

就在这时,主教练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了,总经理董文挤了进来。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可一张嘴就看到了站在房间里的胡莱。

没想到球队训练之前能够看到有球员在主教练办公室,他愣了一下。

董文并不讨厌这个小伙子,毕竟他为球队解决了大问题,进了那么多球,又是本土球员,自带户口本光环,董文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给胡莱甩脸色看的。

尽管心事重重,也还是对胡莱微笑着打招呼:“是胡莱啊。”

“董经理好。”胡莱也很规矩地回礼。

董文点点头,便不再看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赵康明,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刚才接到了老杨的电话,他给你们说了吗”

陈墨点头,刚准备说,赵康明抢在了他面前眉头紧皱地说道:“说了,他说张清欢伤势严重,恐怕要提前退役”

董文:

陈墨瞥了老赵一眼。

赵康明看向胡莱:“你先回去吧,准备训练。今天在这里听到的话,一个字也不需要对别人说,你室友也不行。”

胡莱在听到赵指导那句话时,就知道赵指导应该是已经做出了决定,打算采用自己的方案了。

于是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放心吧,赵指导,我什么也没听到”

接着分别和董文、陈墨告别之后,他就窜出了办公室,临走时还把门彻底关上,保证里面三个人说话的声音不会被外面的人听到。

扭头看着胡莱关上了门,董文这才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什么情况,老赵不是说没什么大问题吗修养十天半个月就行”

赵康明看着他问道:“董经理,我想问一下,一个能够恢复到以前水平不,恢复到以前百分之八十水平的张清欢。就像昨天那场比赛中一样,他或许突破不太行了,爆发力下降,但还拥有出色的足球意识和球感,极具想象力的传球也还在,好好练练还能表现得更好就那样的张清欢,俱乐部还愿意要吗”

董文嘴巴微张,一脸迷惘地看着赵康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