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片免费软件永久观看

“你叫汪海滔是吧?你现在有生命危险,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是来保护你的,快开门让我们进去!”

当时的他自然不想相信两名陌生人胡言乱语,更何况其中那男的还长着幅凶恶嘴脸,结果毋庸置疑,他拒绝了开门,拒绝了保护,没有让对方进家反倒闪电报警吓跑对方,但,此刻,回想起早先死亡留言,又联想到刚刚那不可能出现的巨大死亡通知,不知为何,这一刻,汪海滔开始颤抖,情不自禁打起哆嗦,同时内心深处亦对昨晚赶走二人涌现出一丝莫名悔意。

………

宁静的小区绿化优美,各类居民或出行或遛狗,其中亦偶尔有车辆穿梭其中,种种一切如此平淡,搭配着蔚蓝天空和些许正愉快玩耍孩童共同组成了一幅安定祥和画面,可惜的是,无论是安定还是祥和却统统与目前置身楼下两人毫无关系。

环阳小区,4号楼楼下。

“呼。”

深深吸了口手中香烟,吐出烟雾,扫了眼左手车票,彭虎眉头紧锁,回头朝身旁钱学玲问道:“既然已证实那两颗绿点代表你我二人,那么,红圈又是什么意思?”

看着男人神色犹豫,听着对方追问不解,钱学玲当然明白光头男为何如此纠结,她清楚彭虎很焦躁,迫切想保护那名叫汪海滔的剧情人物,毕竟对方只要不死,执行者便可每人获得5点生存值,加之一夜过去按理说现今他俩也早应该待在被保护人身边了,道理诚然没错,不料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那汪海滔竟是个顽固份子,不仅不相信二人言论最后居然还打电话报警污蔑他俩是抢劫犯,且更加让人琢磨不透的是,目前时间已至上午,汪海滔仍窝在家里不出来。

难道主播都不需要吃早饭吗?

来之前二人就曾经商议出办法,既然汪海滔死活不肯开门那就趁对方一会下楼吃早饭时在楼下堵他,结果出乎预料,等了许久,直到清晨逐渐过去,直到太阳逐渐升高,汪海滔却至今没有下来,面对这一结果,二人愈发紧张起来,毕竟按灵异任务普遍规律,尤其是像这种存活型任务拖得越久危险性就越高,靠武力强行闯进对方家里也不是不可以,但最大顾虑却是担心对方再次报警,一旦被抓,届时二人必定无法在保护汪海滔,失去了执行者保护,汪海滔无疑会被螝杀死,而这样一来任务便注定失败,至于车票地图新变化,经过实验,不久前二人虽已获知绿点含义,唯独红圈无法理解了,不单彭虎无法理解,钱学玲亦同样猜测不出。

既然不清楚红圈含义那么自然就不可能随口乱说,听着光头男所提疑点,钱学玲也只能无奈摇了摇头,其后亦忍不住面露忧虑道:“彭哥,早晨都过去了那王海滔至今仍未下楼,会不会……”

言喻担忧,话语未尽,末尾虽未说完,但彭虎又何尝听不出女人意思?随手将烟头弹飞,彭虎果断回答道:“放心,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糕,那小子暂时还算安,你看下地图,那颗代表汪海滔的蓝色光点此刻还亮着呢。”

光影女子树林中更显娇媚

诚然彭虎直接用车票现实证明了无需担忧,可,就算蓝色光点依旧存在,钱学玲始终未曾放松,思索片刻,最后朝光头男提了个她虽个人非常不情愿但内心深处却极为向往的建议:

“不知是怎么回事,从昨晚开始我心里就一直有股不安感,尤其是此刻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彭哥,既然那王海滔如此顽固不配合,要不……要不咱们走吧,干脆放弃这场支线任务好了,行吗?”

如上所言,基于女性独有直觉,安奈良久,钱学玲终于说出了心中不安,甚至提议直接放弃支线任务。

咦?

果然,钱学玲此言一出,正琢磨要不要强行闯入的彭虎不觉愣住,稍微一愣,旋即斩钉截铁摇头否定道:“不行,这怎么可以?虽说有螝是肯定的,可你不要忘了之前大伙在讨论时就曾分析过这个问题,的确,表面上不执行支线任务对执行者本身影响不大,然谁又能保证螝仅仅只袭击剧情人物呢?更何况咱们到现在仍不敢确定螝在把剧情人物杀光后会不会立即掉头攻击执行者。”

许是为进一步说服对方,言罢,顿了顿,彭虎才继续解释道:“反正在我个人印象中,以往所经历灵异任务中还从未发生过有螝不主动攻击执行者的,其中有一场名为邪灵索命的任务就和这次任务比较类似,记得在那场任务中微信女螝在杀光所有剧情人物后便立即调转矛头将杀戮目标指向执行者,要不是何飞在最后一天及时找到生路,估计所有人早已尽数死在那场任务里了。”

通过彭虎以上叙述,钱学玲瞬间就明白了对方话中意思,而光头男想表达意思亦很明确,那就是大伙儿之所以选择执行支线任务并非为贪图额外生存值奖励,是的,不否认生存值重要,但在重要总归没有命重要,如果能百分之百定这场任务里的螝不会主动攻击执行者,那么别说5点生存值了,就算再多生存值他彭虎也绝不可能拿命去以身犯险,对方毕竟是神通广大的螝啊!而世间又有谁会白痴到主动招惹那种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由于至今为止所经任务里螝皆无一例外会主动攻击执行者,所以很自然的,结合以往任务经验,就算自己和钱学玲为了各自安危放弃保护剧情人物,实则螝依旧不太可能放过他们,既然早晚会被攻击,那还不如选择主动出击,主动保护剧情人物呢,万一运气够好,执行者和剧情人物双双存活,届时所有人皆可获得海量生存值奖励,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终于,待详细解释过个人想法后,钱学玲虽依旧心中不安,但至少表面上她确实被彭虎说服,许是注意到对方那经久不散的神色不安,又或许是为尽可能给女人以安抚,刚一撂下解释,彭虎笑了,伸手拍了拍女人肩膀咧嘴宽慰道:“哈哈,学玲妹子你不用那么担心,既然安排了你我二人一组,不把你保护好我说什么都无法向赵平交代,好了,打起精神来,现在跟着你彭哥我去楼上!”

“现在去楼上?”

一听对方竟决定上楼,钱学玲顿时一惊,不错,二人之所至今未曾上楼原因刚刚说过,那就是担心暴力强闯会导致汪海滔再次报警引来警查,既然顾虑尚存,那彭虎此刻又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答案是什么?

答案是光头男任务经验高于钱学玲,在那丰富经验促使下,别看他表面上毫不在意,可事实上他依然清楚的知道时间不多了!

任何保护型任务里螝都不太可能允许攻击目标存活太久时间!

如今已过去一夜,如所料不错,今日或许就是那汪海滔人生中最后一次看到太阳!

聆听着钱学玲问题,彭虎表情变了,宛如做出某种决定般牙齿一咬就这样瞬间转变为满脸凶狠,接着一边抬头扫视楼顶一边恶狠狠骂道:“马勒戈壁的,既然那小子拿咱俩不当好人那老子就干脆就如其所愿!决定了,一会等上去后我会用最快速度踹开房门然后抢在他报警前将其控制住!他妈的,既然不配合那我就实打实当一次绑架犯好了!”

言语满含不爽,神情满是狰狞,狞笑中,光头男这幅模样竟像极了电影里的凶狠歹徒,咋一看去任何人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同一时间,正当彭虎刚刚下定决心之际……

刺啦。

伴随着一道刹车响动,身后,一辆本以为只是途径此处的单人电动车就这么停滞刹车,停在了4号楼楼下,随即一名身外卖制服的年轻小哥从车上跳下,先是从后备箱取出一块包装食盒,接着便马不停蹄大步赶往楼内。

因距离较近,以上经过被彭虎二人尽收眼底,依旧因距离较近之故,外卖小哥途径二人身边时,两人亦清晰看到食盒外层所写着的三个大字:

汪海滔。

见状,二人先是一愣,但下一刻双方便如同时想到什么般本能看向对方,对视中,彭虎最先反应过来,忙给钱学玲使了个眼色,钱学玲瞬间会意,点了点头,后面的事可以预料,果不其然,外卖小哥前脚刚进居民楼,二人便随即其后步入楼中。

很明显,当看到外卖小哥连同食盒所写人名时,二人就已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绝佳机会,原因很简单,彭虎虽曾说会用最快速度踹开汪海滔家大门继而趁对方报警前将其控制,但总归存有一定风险,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没有顺利踹开房门而给了汪海滔报警时间,届时情况必然麻烦,但如今却已然大不相同,强行踹门终归不如让对方主动开门要好,他俩亦只需趁汪海滔给外卖员开门时强闯即可,以彭虎那强壮体格轻松摆平汪海滔完不是问题,至于那外卖小哥?大不了一起捆上便是,反正他们这些执行者在任务世界也待不了几天,任务完成直接消失,到时警方爱怎么追查怎么追查,爱怎么通缉怎么通缉,只要不妨碍他们把任务完成就好。

基于以上想法,二人把握机会,尾随着外卖小哥赶往楼上,不过……

有一件事却是彭虎和钱学玲双双所没有想到的。

视野转移,镜头拉伸,就在二人刚刚走进居民楼时,约200米开外,一处小卖部附近,一名佩戴墨镜头梳中分的中年男子微微有所动作。

从裤兜掏出对讲机,而后将机器凑至嘴前低声说道:“嫌疑人已进入4号居民楼,时机成熟,可以进行抓捕。”

撂下一句简短通知,墨镜男离开小区。

然后……

墨镜男刚一离开,仅仅不足半分钟,两辆不知从哪开来的警车就这么径直拐进环阳小区,很快,伴随着一道道车门开启声,五名身穿制服的警查便急匆匆奔往4号居民楼。

………

时间,上午9点20分。

卧室内,直播继续进行,游戏仍在持续。

今日的汪海滔状态可谓十分之不好,不,应该是百分之不好。

自打10分钟前看到屏幕所出现的诡异弹幕后,他虽心中不安但直播无论如何都不能因此停下,否则必然会少赚一大笔钱,当然钱只是一方面,真正促使他硬着头皮继续下去的关键还是他担心无故中断直播有可能导致粉丝骂自己,为了个人名声不受影响,纵使已然被血字吓到可随后时间里汪海滔还是强忍不安感继续直播。

由于思绪不宁内心慌张,在随后的游戏直播中他很少说话,技术水平更是明显下降很多,游戏里他所控制的角色多次因操作失误被敌方击杀不说一些不该犯的小错误亦频繁出现,大伙儿都不是傻子,见主播频频失误接连犯错,不少观看直播的粉丝亦逐渐察觉到了嗨士的不对劲,部分人通过弹幕信息向汪海滔提出询问,然可惜的是,汪海滔没有在意弹幕,人仍依旧心不在焉打着游戏,直到……

直到数秒后他在游戏中看到一幕画面,一幕不可能也不应该看到的恐怖画面:

游戏中当其操控角色走到一处房门前且正打推门而入进去搜寻武器时,意外发生了,角色推开房门之际,展现于视野中的是一具尸体。

一具被麻绳吊挂在房梁正中的死人尸体!

尸体双目圆睁,表情额外狰狞!

这种足以吓人一跳的死法游戏里不会出现,不可能出现,毕竟绝地求生只是一款射击游戏,又不是恐怖游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如此恐怖场景,更何况游戏机制里也不存在如此死亡方式,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以上种种还只是脑海瞬间念头,那么现实中当突然看到这一画面后,汪海滔本人更是被吓的够呛。

电脑前,看到那超出预料的恐怖画面,本就心中不安的汪海滔猛然打了个哆嗦,身体亦条件反射般向后仰去,然,就在这时,异变发生。汪海滔刚一哆嗦,下一秒,屏幕漆黑。

游戏画面消失不见,电脑屏幕就这样毫无征兆瞬间转为漆黑,接着,屏幕中突兀浮现出一行血色文字。

暂且不谈电脑异状,同一时间,因恐惧而本能后仰的汪海滔亦瞬间有所察觉,有所感觉,他,清晰感觉到此刻自己仍维持后仰的脑袋似乎触碰到了什么,触碰到了某种东西。

是的,虽仅仅只是微微碰了一下,但那真实触碰感却是如此强烈。

依旧在此时,或者说正当汪海滔疑惑于触碰何物时,因面朝屏幕之故,他亦毫无意外发现了屏幕异常,发现了屏幕变黑,最后亲眼看到了那行突兀冒出的血色文字:

我就在你背后!!!

目睹着眼前文字,汪海滔瞬间凝固,冷汗更是刹那间遍布身。

(我背后,背后……)

(就在我背后吗?我,我身后是什么?)

接下来,受本能压迫,受潜意识促使,怀揣着巨大恐惧,汪海滔开始转头,机械般转动脑袋,目光缓缓移向后方……

………

哒哒哒。

由于还有其他食物要送,楼道内,踩踏着层层阶梯,外卖小哥速度不慢,至于后方与其相差约十几米距离的彭虎二人亦保持着相等速度默默尾随,想到一会那即将到来的武力动手,许是担心误伤队友,走动过程中,瞅准机会,彭虎朝钱学玲低声吩咐道:“汪海滔和那外卖员就交给我了,一会到了4楼你不要停,继续往上走,等我把那俩货控制住你在下来。”

钱学玲从不是那种矫情女人,关键时刻深知自己没啥武力的她自然不会和彭虎啰嗦,说是如此,实则同样如此,听出对方意思,漂亮女人当即点头表示同意。

由于4楼所处位置并不算高,不消片刻,按照信息住址,外卖小哥抵达终点,最终停在一间标有402房门前,后方尾随而至的钱学玲则佯装上层住户继续行走,途径外卖员身边后继续马不停蹄赶往5楼,至于晚来一步的彭虎则干脆停滞于4楼与3楼楼梯拐角,其后便若无其事掏出手机,佯装打起电话,表面如此,心中却已然打定主意,那就是等,等外卖小哥敲门,一旦汪海滔过来开门,届时他必然会闪电前冲,用最快速度将汪海滔和外卖员双双推入屋中制服!

(嘿嘿,汪海滔啊汪海滔,敢报警污蔑老子?待会看老子怎么教你做人!)

楼道内,佯装通话间,光头男暗自欣喜,蓄势待发,对于光头男心中所想,外卖小哥自然无所察觉,同时也懒得理会,果然,在确认完住址无误后,外卖员抬起手臂打算敲门。

为了任务,光头男装模作样蓄势待发,为了工作,外卖员抬起手臂开始敲门。

然而谁又能想到,或者说令彭和那名外卖小哥双双没有料到的是……

就在即将敲响房门之际,一件出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哒哒哒哒!

响动骤起,跑动传来,楼道下方就这样突兀传来一串杂乱无章脚步声!

听声音似乎还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群人!

结果可以预料,由于脚步响动过于突然,一时间,门口外卖小哥连同拐角彭虎双双情不自禁转头回望,个个出于本能定睛下看,可,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二人集体大吃一惊!

视野中,就见有5名警查正匆忙赶来!

“我草!”

看到这里,如果说外卖小哥还只是单纯惊愕呆愣当场,那么彭虎却如同瞬间明白了什么般二话不说忙转身就跑,转身朝楼上大步跑去!

是的,宛如警匪片那样,此刻,在一栋楼道内,一名面像凶狠的光头男子在发现警查后当机立断果断逃跑,而下方警查则同样在看清男子样貌后刹那间集体加速!

不否认彭虎反应极快,可惜……

还是迟了些,由于警查早就提前准备多时,加之此次行动亦属突袭,电光石火间,不等彭虎转身迈步,其中一名警查竟直接飞身扑来,纵身一跃当场将那身前这名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光头男扑倒在地,刚一扑倒,未等男人反抗,下一刻,几把手枪就已顶在了彭虎那光秃秃的脑袋上!

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一连串警告命令:“不要动!不然开枪了啊,小张过来把他给我拷上!还有将上边那家伙也一起拷上,跟踪组的同事说嫌疑人有两个,看起来应该就是眼前光头和那乔装成送外卖的家伙了,嘿,这下挺好,被咱们一锅端了。”

“好的陈队,你!那个送外卖的,说你呢!双手抱头蹲下别动!”

“这,这……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警查同志,你们为啥要给我带手铐?我只是来送外卖的,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都他妈这时候还在装傻?少废话!到了局子里我保证你会老实招供,有的是办法让你俩把以往所犯下案子统统交代!老实点!”

“你们怎么能乱抓人?不!我不是罪犯,真不是那光头男的同伙啊,不信你们可以问问那光头,问问他到底认不认识我。”

见自己竟然和光头男一起被警查逮捕,外卖小哥顿时慌了,为了证明清白,外卖员求助于彭虎,寄希望对方为自己澄清事实。

然而……

令外卖小哥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见对方拼命求自己为其证明清白,下方,现已被戴上手铐的彭虎却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偷偷转动眼珠,视野隐隐扫向楼上,他,若有所思,然后,光头男表情变了,径直朝外卖小哥面露苦笑摇头叹气道:“哎,行了老王,事到如今你就算不承认也没用了,就咱俩做的那些案子警局可是有老底的。”

“我草尼妈的!谁是老王?谁他妈与你合伙作案了?你,你……我他妈根本就不认识你!”

“你俩都给我少废话,统统带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