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向日葵app官网下载入口

洗钱?

地下钱庄?

唐若雪右手一抖,抬头望向了端木青,想要从他脸上窥探出真假。

“高秘书,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端木青脸上没有半点恼怒,只是皮笑肉不笑看着高静:

“帝豪银行做的是正当生意,哪里可能是什么地下钱庄?洗钱更是无稽之谈了。”

“至于你说我的钱不干净,那你告诉我……”

他掏出两百块丢在桌子上,手掌拍的砰砰作响:

“这两张钱,哪一张是高尚的,那一张是龌蹉的?”

他眼里还掠过一抹杀机,如非大庭广众,他早把高静肆虐死千百遍了。

“唐总,无论如何不能签。”

高静没有理会端木青,只是继续劝告着唐若雪:

天使诱惑 裸颜蜜唇

“秦律师说了,虽然他还没找出漏洞,但绝对不能跟帝豪银行借贷。”

“他还发现,过去十年,帝豪银行打了三百多场官司,几乎都是它告人家,还把人家整的倾家荡产。”

“一年打个三五场官司可以理解,但一年三十多场官司,它怎么都不可能没问题。”

她提醒着唐若雪:“一旦沾染上,后患无穷。”

“如果帝豪银行真不能见光,我们能开这么多年?还能做成新国第一股份银行?”

端木青翘起二郎腿盯着高静冷笑:

“如果我们真不干净,每次商盟大会还会邀请我们参加?”

“至打官司,帝豪银行每年流水万亿为单位,还面对全世界各大客户,一年几十场官司怎么了?”

“难道人家不还钱,我们不打官司,还要跪下来叫爷爷?”

“再说了,帝豪银行借给你们的这一百亿,走的是正儿八经的公账,又不是非法渠道进入你们账户。”

“你们担心什么洗钱什么不干净?”

“高秘书,你人长得漂亮,做事能力也有,只是格局太小了。”

他目光在高静的身上肆意侵犯:“走出去,多看看世界,别做井底之蛙,不然配不上唐总给你的薪水。”

他眼里有着一抹邪恶,脑海也闪烁着报复念头。

虽然高静比不上唐若雪,但也是美人胚子一个,今天这样得罪自己,他不介意找机会糟践了她。

“端木青,我说不过你,我也没能力揭破你。”

高静俏脸一沉:“但我身为唐总秘书,我就有义务提醒他风险。”

“唐总,秦律师的为人你是清楚的,他绝不会无的放矢。”

她望着唐若雪补充一句:“请你相信他一次。”

她感受得到端木青的敌意,以后怕是有麻烦,但此刻管不了这么多,不能让唐若雪掉入陷阱。

“真是浪费时间。”

端木青眼神不屑瞥过高静一眼,随后坐直身子盯着唐若雪开口:

“唐总,我不知道高秘书哪里听来小消息,我也不知道她为何对我有敌意……”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她和秦律师对帝豪银行的认知,全都是恶意揣测。”

“还有,唐总,我很忙,一年就来几次神州,错过了这个机会,你我就再也没有合作的机会。”

“虽然我很欣赏你甚至喜欢你,但我不会跟质疑我的人合作。”

“帝豪银行每年万亿级别资金出入,我不会为这一百亿浪费太多人力物力。”

他开始给唐若雪施压:“虽然我说话有些难听,但我这人性子直,所以还请唐总多多包涵。”

“端木少爷,不好意思,高静不懂事,请你不要见怪。”

唐若雪向端木青道了一声歉,随后盯着高静冷冷出声:

“高静,你我都在商场打滚多年,清楚说话要有证据。”

她一字一句问道:“你们说帝豪银行的钱不干净,你们有没有实质性证据?”

高静一阵语塞:“唐总……”

“没有证据?”

唐若雪声音变得凌厉起来:“没有证据,你这样指责我们的客户,是不是不太合适?”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帝豪银行真有什么缺陷,但这一百亿光明正大往来,我们又哪会有什么麻烦?”

唐若雪手指重重一敲合同:“我不知道其它钱有没有问题,但这笔钱绝对没问题。”

高静咬着嘴唇出声:“唐总,我们不能冒险……”

“我没有冒险,只是在商言商。”

唐若雪盯着高静喝出一声:“我公私分明,我也希望你能专业一点,能够用证据讲话。”

“我知道你和秦律师,因为叶凡被指控杀人一事,对端木少爷充满敌意。”

“但他也只是痛心族叔端木昌的死去,急于想要追查凶手才对上叶凡。”

“而且端木少爷从头到尾揪着太湖公园的杀人监控就事论事。”

“他并不是诚心诬陷叶凡。”

“我不希望你们因叶凡一事,而对端木少爷胡乱指证。”

她微微一压签字笔,准备再度签名。

“唐总,不能签啊。”

高静急了眼:“帝豪银行不干净,条款又加上了云顶山,一旦有风险很麻烦。”

“是,我和秦律师对端木少爷有敌意,但我们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

“我们都是有职业道德的人,不会因为恨他就搅乱借款。”

“而是秦律师真的打听到帝豪银行有问题。”

“你再想要这一百亿,也该好好掂量一番签约,不能这样急匆匆拿钱,至少等秦律师回来再签约。”

“再说了,叶少跟端木青闹出这样,你还站在他对立面签约,你们关系会更加僵硬……”

她看着叶凡和唐若雪一路走来,内心希望两人能够和好复婚,所以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

“闭嘴!”

唐若雪俏脸一寒:“我的事,不用你多嘴,出去。”

高静眼皮直跳:“唐总……”

“出去!听不到吗?”

唐若雪冷着俏脸:“你已经打扰到我了。”

高静苦笑着摇头:“唐总,你要三思啊……”

唐若雪对两名唐家保镖偏头:“把她出去!”

端木青抿入一口纯净水,幸灾乐祸看着高静。

“刺啦——”

没等唐家保镖动手,高静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抓起桌上合同撕裂。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唐若雪签这份合同。

一声脆响,合同变成一堆碎片。

纸张碎裂飘飞,让会议室众人无比震惊。

看戏的端木青脸色瞬间巨变。

他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啪——”

唐若雪见状也是一怔,随后一巴掌打在高静脸上。

清脆,响亮。

她对高静厉喝一声:“高静,你被炒了,滚出去……”

“唐总再见!”

高静脸上顷刻多了五个指印,她忍着委屈眼泪冲出了会议室。

当她冲到红盾大厦门口时,高静眼睛微微一滞。

她咬住嘴唇硬生生止住哭泣,视野里,见到一队人马正杀气腾腾踏上台阶。

为首者,正是一身黑装的叶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