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无法下载视频

三日后,柳明志几经转换方向,终于操弄着滑翔翼飞出了金国最南边的疆城代州。

缓缓压低滑翔翼,柳明志朝着山海关飞落下去,直至借着滑翔翼的余力奔袭了十几步才彻底的停了下来。

将手中的滑翔翼拆解城零件,柳明志将这个带着自己离开金国的大功臣抛向了山海关的崖底。

回头望着一眼代州城的方向,柳明志脸色有些凝重不已。

虽然在天上看不清真切城中的情况,可是都城中旌旗招展的样子,数个宛若长龙的军队宣示着第二次大战即将到来。

虽然不知道这次金国会出兵多少南下,可是柳明志根据上次国战的战果推算了一下,各种兵马加在一起只怕不会少于四十万人。

虽然相比上次国战六十多万大军已经少了很多,可是四十万人同样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兵力。

尤其现在大龙的兵马来不及补充,北疆六卫,加上新军六卫所有的兵马也只有五十万余人。

若是只有金国一方兵马,柳明志完全可以毫无压力的将金国兵马堵在国门之外,令他们寸步不得进,一骑不叩关。

可是偏偏大龙应对的还有一个草原上的雄师。

柳明志希望这次国战的结果是三国各自为战,然而思来想去柳明志都觉得这个念头不太现实。

两国始终觉得大龙才是他们最强大的敌人,这让柳明志很无奈了。

岂会忘记你

大龙虽强,可是由于李云龙他们的谋逆之举,鼎盛的国力已经势微下去了。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柳明志捂着胸口的暗伤徒步朝着颍州城走去。

伯父,老姜你们征集新兵的速度可得加快一点啊,不然的话这场仗打完之后,大龙北疆得不到兵力的及时补充,铁定要陷入危局之中。

自己离开了颍州二十多天近乎一月,不知道事情自己去金国的事情将会传的怎么沸沸扬扬,民心这种东西实在太好利用了。

对于此柳明志也很无奈,人云亦云乃是人的本性,这种是改变不了的。

至于自己二十天不在军中,自己麾下的将士是否有什么军心动摇的事情柳明志倒不是特别担心。

有关司的探子几乎每过几天就会给宋清他们这些将领去一封自己平安的书信。

主要也是为了告诉他们,自己并没有背叛大龙转投金国。

柳明志相信他们会安抚好弟兄们的。

望着出现在眼前的城池,柳明志捂着胸口径直朝着城门走去。

将柳树的身凭交给了守兵验看之后,柳明志并未暴露身份便顺顺当当的进了城中。

他没有表露身份,不外乎想微服一下,查看一下现在城中的人心如何,对自己去了金国这么多天有没有什么不利自己的谣言。

这也是柳明志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如今北疆一百五十二州府都是自己的封地,若是封地中的百姓与自己离心离德那可就真的难受了。

路过昔年自己担任两府总督之时的国公府,柳明志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国公府的牌匾已经换上了并肩王府,门外的阶梯也升高了不少,府门之上的门橼也增加了一些。

知晓礼制之人一瞧便可看出,眼前的府邸已经达到了臣子的顶峰,此生再无晋升的可能。

望了府门外的守兵几眼,柳明志直接朝着千里风光酒楼走去。

那里是颍州城的标志,汇集了大量的行人百姓,客商云集,简直就是探听事情的不二场所。

酒楼茶肆从古至今都是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

走进千里风光酒楼,柳明志并未朝着高层走去,而是选择在第一层的一个偏僻角落坐了下来。

“小二,上壶好茶,两盘点心!”

“得嘞,客官您稍等。”

不足盏茶功夫,小二哥便将柳大少需要的东西准备完全。

“客官您慢用,有事尽管招呼小的,小的先退下了。”

“好!”

柳明志倒了一杯茶水细酌慢饮了起来,静静地听着周围茶客酒客们的议论声。

果不其然,不出柳大少所料,一楼的客人里面,十桌子有八桌都在轻声探讨着关于自己的事情。

“这王爷赴北之后第一天便消失在颍州城,没有人见过他的踪迹,依我看传言十有八九是真的,并肩王他搞不好真的投了金国,否则为何不出来当面澄清一下呢?”

“现在二十七府百姓们个个忧心忡忡啊。”

“若是并肩王他真的投了金国,咱们二十七府可全都要背上乱民的名头了啊。”

“陈兄,慎言呢。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还是不要随意非议并肩王了,若是被抓到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怕什么,并肩王他时任两府总督的时候便告诉过两府的百姓,只要不是无中生有,妄议朝政,任何话在两府都可以说,甚至当着他的面说。”

“官是好官,怎么就…….唉…….”

“我知道并肩王力抗突厥,金国贼匪入关,知道他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是当初传言金国公主是并肩王女儿的时候,同样没有人相信,都坚定的支持并肩王的人品德行,可是结果呢?都认为这是金女皇的离间计,想要污蔑王爷的时候,事情成真的了。”

“并肩王亲自宣布了金国小公主完颜落月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这并肩王与金女皇虽无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传闻这金女皇长得是国色天香,犹如仙女下凡一般。”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并肩王为了美人投入金国效力,不是没有可能。”

“放你娘的屁,姓钟的,你也是人啊,读了几年书全都读到狗身上去了啊?”

“昔年边疆六城年年有战,咱们食不果腹,三餐不继,每天惊心胆战的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要是没有王爷一力促成城外边关互市,通好金,突两国,你哪来的锦衣玉食的生活。”

“你爹哪来的钱让你读书,现在你竟然说这样的话,你他娘的还不如老子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呢!”

“没有王爷统兵北出,给金国腹地制造混乱,颍州早就被金国铁骑给攻陷了,你狗日的早不知道死上几百回了。”

“如今只是一则未经证实的传言,你们就这样非议王爷,你们的良心呢?”

“王爷尚未赴北,王令便先一步下发二十七府。”

“两年之期,富庶州府赋税减二,小富州府减税三,疾苦州府减税五。”

“享受着王爷的福气,你们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你们出门也不怕被雷给劈了。”

“封地减税两年是每一个藩王本来就应该做的,并肩王…….”

柳明志将可口的糕点咽了下去,用茶水冲了冲便丢下一块碎银子朝着酒楼外走去。

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柳明志轻笑着朝着府邸走去。

这个世道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

起码有一半以上的百姓还是打心底里支持自己的。

民心可用,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倒是这些自以为聪明人的读书人……呵呵……

柳明志嗤笑了两声,眼神深邃的朝着府邸走去。

顶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