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幸福宝官网

   她的眼神中宛似带着火焰,落到我脸上,我感觉面皮发烫,有被她看穿到底的感觉,这让我非常的不舒坦。

   碍于我和姜照的协议,姜家老爷子没有归西之前,绝不能对他人吐露分毫。

   此事我已经应下了,男子汉大丈夫的,即便吃了亏,那也不能没有契约精神。

   “宁师傅,姜家内部非常的复杂,这么说吧,我这么个姜家大少,随时可能被姜家内部人给做掉。想来你也知道,我是内定的隔代继承人。但不要忘了,我老爸可不是独子,他兄弟姐妹一大堆的,那些叔伯姨婶的,哪个不盼望自家的儿子继承姜家呢?”

   “所以说,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就是眼中钉肉中刺。他们表面和煦可亲,暗地里不定怎么想怎么做。你以为我察觉不到这些吗?换做是你,能不多疑和紧张吗?”

   冒牌大少的事我无法对宁鱼茹实说,但姜家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儿却是实情,用这个来解释自家的反应,也算是说的过去。

   “你们有钱人活的真累。”

   我的一番话合情合理的,宁鱼茹信了七分,她摇摇头,再度喝了一口茶。

   “但不管如何说,姜度,即便事实如你所想,姜家内部不想让你知晓某些秘密,所以,提前清除了庄园中的邪祟,但对你并无害处。”

   “没有邪灵存在的庄园,你可以放心的居住了,这样的话,我留下来并没有什么作用了,这样,明天一早我就回去了,既然庄园没有邪物,你的定金扣除这几天施法所用的物资费用,我会如数返还的。”

   宁鱼茹如此说道。

   “别,你这样做岂不是让我难堪吗?没有你救命,我早就死在光明湖电影院之中了,这可是救命之恩,这点钱算什么?听我的,不要返还,明儿,我会将尾款划过去的,我知道你会捐出去九成五去帮助穷苦之人,这也算是我在做善事积阴德了。”

   清纯美女初秋清纯写真

   我急忙反对。

   笑话,这钱必须花!

   要知道,还指望着宁鱼茹写信去见她的长辈呢,我身上有游巡令牌,要是不找大高手施法给隐藏住,下一次,和另一个令牌拥有者相距百米的时候,我就像是个发光大灯泡一般了。

   孟一霜那种事,一次不死是运气,要是再来一次,我有多少条命都不够填的。

   “噗嗤!”

   宁鱼茹笑了,她白了我一眼说:“姜度,你这话说的很有意思啊,这钱真是打算做善事吗?不要言不由衷好不?”

   “你是害怕我不帮你忙了是不?要不怎么说,你这人就是多疑呢。喏,这是我写给师叔的信,赶明儿有时间,你去……。”

   宁鱼茹低声说了地址和人名。

   我就是一愣,没想到所谓的大高手,竟然混迹于那种地方?

   心中啧啧称奇,面上自然要表示感谢。

   双手接过宁鱼茹亲笔写好的信封,看一眼上面娟秀的毛笔字,对宁鱼茹于书法上的造诣真心的赞了几声,这才郑重其事的收好。

   宁鱼茹没再提返还定金之事,我自然也不会多说这些。

   按照宁鱼茹所策划的,我必须找到那位高人,为自家的游巡令牌做一道高级幻术做保险。

   宁鱼茹说过,她师叔很有原则和道义,游巡令牌之事,不虞他知晓,不会惹出新麻烦的。

   对宁鱼茹我是无比信任的。

   因为,她若是想我死,那我已经死透了。

   我俩也算是生死共患难过,这样的人若还不值得信任,那天下间就没有值得我信任的人了。

   宁鱼茹不是她师傅那样的老古董,身上是有手机的,还有自家的电子账号,这方面与时俱进的。

   我有她的电话号码,随时可以联系到她。

   “嘟嘟!”

   听到了短信提示音,就见宁鱼茹翻出款式很老的手机看了几眼,脸色就是一变。

   “怎么了?”我见状问她。

   宁鱼茹苦笑一声,将手机递过来,我接来一看,眼瞳就是一缩。

   短信被宁鱼茹给点开了,我直接看到了内容。

   宁鱼茹的账户被转进来一千万整,徐浮龙汇来的。

   “这小子才真是有钱人啊,而且,言而有信,不错。”

   我笑着摇摇头,将电话递回去。

   “这可是一千万啊,我受之有愧,不行,得找他还回去。”

   宁鱼茹像是接到了烫手山芋,坐立不安的,想来,她还没挣到过这么多钱呢,有些慌。

   “镇定,镇定啊,宁师傅,徐浮龙可是徐家的公子哥,家里啥都缺,就是不缺钱!你施法瞒过了孟一霜的感知,救了徐浮龙的一条命,他投桃报李,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钱你拿着心安理得,送回去作甚?钱在你手中,才能帮助到更多的人,徐浮龙也算是在积阴德,你何必扰他好事呢?”

   “这……?”

   宁鱼茹沉默了一会,默默的收起手机,显然是想通了。

   这态度让我高兴,要是个冥顽不灵的老古董,那才让人头疼呢。

   “我的账户中,徐浮龙打过来多少呢?”

   心中升起这道想法,就坐不住了,和宁鱼茹道了晚安,快步走回卧室,将手机取来摁亮,果然,有几条未读短信。

   进了收件箱,打开其中的一条,果然是转账讯息,和宁鱼茹的一样,我的户头也被汇入一千万整,自然也是徐浮龙做的,他说过会给报酬的,果然出手大方。

   我盯着短信,脑中有些发懵!

   自家知自家的事儿,姜家大少的身份是冒牌顶替的,我其实只收进来预付款五百万,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拥有千万以上的资产,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眩晕了好一会功夫,才镇定下来,有些了解宁鱼茹方才的感觉了。

   果然,自己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啊,一千万就将自己砸懵了?徐浮龙,好大的手笔!

   “你可是姜家大少,一千万算什么?九牛一毛的,不要丢脸。”

   不停的用这话鼓励着自己,但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控不住。

   “只有十天多的命了,一千万有啥用?能花完吗?”

   心中忽然升起这么道想法,瞬间就将欣喜之意完驱逐。

   “是啊,扣除安排双亲避祸所用的四百万元,我账户中的总资产都接近一千一百万了,但寿命只有十天多一些了,有钱又能怎样呢?要是命没了,钱还不就是废纸?”

   一念及此,哪还有欣喜之意?缓缓的坐在地板上,直愣愣的出神。

   “必须想办法弄来更多的恶鬼去投喂墓铃,延长寿命才是正途,这些钱,都花在这方面也不亏。”

   我重新寻好了方向。

   电话铃忽然响起,将我惊醒。

   来电显示是姜照。

   心头一凛,我忙收敛情绪,摁了接听键。

   “你怎么搞的,还没有出发吗?”姜照那边很是不悦的喊着。

   “出发什么啊?照姐,你发什么疯?”我满头雾水的。

   “你没看我发给你的短信吗?”姜照语气缓和下来。

   “短信?哎呀,不好意思,我先前忘在卧室里了,此刻刚回房,还没来得及看短信呢。”

   我这才想起,未读短息好几条呢,但我只点开了转账的那条。

   “让我说你什么好?算了,你赶快做准备吧,一会儿带着车队来和我汇合,具体讯息短信中都有。”姜照说了几句,毫不客气的挂断了手机。

   “什么事儿啊?火急火燎的。”

   我狐疑的点开未读短信,浏览上面的讯息,眼角跟着跳了几下。

   原来,今晚姜家做东,邀请本市社会名流参加慈善晚宴,与会者都是各大世家掌权人,还有豪门公子哥和千金们,更有一些商团代表、财阀大亨会出席盛宴。

   而我这个姜家的隔代继承人,按姜家老爷子的要求,必须出席今晚的盛会,在各家财团面前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