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香蕉app破次数安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来了,来了,喊什么喊啊?小点声,扰民知道不?”

一个脸庞发青身材瘦高的中年男披着个外衣走出来,一边训斥自家婆娘,一边用小眼睛打量我们几个。

他笑着上前来,对刘美赫说:“大姐面生的很啊,是坪絮村的?”

刘美赫神色不变的点点头,直接问:“我们娘仨想在家打尖儿几小时,中午时吃喝一顿,之后雇的车去罩甸镇,一共得多少钱?”

她直接问到了点子上,充分显示出了市侩德行。

我怀疑这不是演技,而是刘美赫本性。

“吃喝、休息都没问题,不过咱这小村子没什么好吃的,只有农家饭招待,老姐不嫌弃的话就在这儿填填肚子再赶路?”

小眼睛农家汉笑嘻嘻的回应,我总感觉他眼底深处有东西,但一时片刻的也看不清,暗中提了警惕。

“杏神村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诡异邪性呢?他们有没有可能被邪灵附身了?”

一念及此,我转头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阿菊,发现她还是那个模样,傻愣愣的,倒是本色出演了个村姑。

我收回目光。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应该没被邪灵附身,我的眼睛进化多次,暗中运转法力观察过,这些人虽然脸色难看、印堂发黑,但也不是邪灵附身的状态,只不过,气运比较低迷罢了。”

杏神村所有村民都乘坐了幽灵磁悬浮,被汲走阳气是必然,无怪乎气色不佳,但齐老六夫妻我没啥印象,因为当时精力都集中在老王家和村长家身上,不可能将别的村民都记住。

“我们都是农家人,有口吃的能填饱肚皮就行,哪有那么多挑剔的?”

刘美赫摆摆手,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就好办了,我算一下啊,吃喝加上车费,们一共给两百块就中。”

小眼睛的齐老六给出价格。

“啥?两百?那可不行,太贵了,我们几个还不如走路过去呢,一百,做不做?”

“一百太少了,大姐,知道这年头油价多贵?这样,我看们也不富裕,那就折中下,一百八吧,不能再少了,要不然我岂不是白出力?”

“一百三。”

“一百六。”

“一百五,不做拉倒,俺们找别人去。”

刘美赫作势拉着我和阿菊就要离开。

“老姐别急啊,就依,一百五就一百五吧,这样真就不挣钱了。”齐老六改口了。

“不挣钱能干?刘美赫翻着白眼表示不信。

“这不是闲着难受吗?不说这个了,来者是客,们屋里坐。”

齐老六示意肥妇看住大狼狗,将我们让到了屋内。

最好的一间房让给我们休息,我打量一番,虽然家徒四壁的,但好在洁净。

“咦,洁净?”

我忽然注意到异常了,一般而言,这样的农家院哪会注意卫生?

但齐老六家不同,先不说院子中农具摆放的井井有条,只说屋子内,就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异味,甚至,隐隐的嗅到了淡淡花香。

我和刘美赫对视一眼,眼神传达意思,我俩都注意到了这份异常,却不动声色。

齐老六示意我们在这屋子中休息,然后,中午时候会来喊我们吃饭。

我们几个洗漱一番,将门反锁,脱鞋上了火炕,假装小憩。

此刻还不到十点钟,距离中午饭点还有一个半小时。

听着齐老六他们回到其他屋子去了,我们几个齐齐坐起身来。

“小度,过厘山时三字符传来感应,我们确实被窥视着,但古怪的是到了山阵主阵眼的杏神村之中,反而感受不到窥视之意了。青水晶的窥视能力,似乎不能进入主阵眼。”

刘美赫忽然传音。

“确定?’我不放心的多问一声。

“我确定。”刘美赫点点头。

“那太好了,咱们是不是潜去王狂猛家一探究竟?”

我忍不住想要行动了。

“饭点之前,齐老六应该不会来此打扰,我们抓紧时间去王家和村长家溜溜,既然青水晶窥视能力涉及不到杏神村,咱们就可以小规模的使用法力了,一众村民发现不了我们的。”

刘美赫同意此刻就行动。

“那要是齐老六他们忽然来此呢?”我忽然想到这问题。

“不会的,进这屋之前,我单独嘱咐过齐老六,说是吃饭前不要打扰,他也应下了。”刘美赫一副笃定的样子。

“那好,行动吧。”我跃跃欲试。

“我很困,想睡觉,表哥,要不,让我先睡一会再说吧?”

躺在那里的阿菊忽然出动静了,吓了我一跳。

“刘姨,阿菊怎么了?我看她进村之后就不太对劲儿。”

我哭笑不得的,急忙转问刘美赫。

“杏神村中有古怪,能影响到僵尸的无形力量在起作用。阿菊来到杏神村之后,就呆愣愣、懒洋洋的,还一个劲儿的犯困,真是邪门啊,听说僵尸需要睡觉的吗?”

刘美赫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我摊摊手,意思是,一丈刀量都搞不懂的事,指望我能回答?岂不是痴人说梦?

刘美赫也意识到这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拍了阿菊一下,说是让她在此睡着,我们去去就回。

阿菊不耐烦的挥挥手,蜷在炕角那边,竟然打起了呼噜。

我惊讶的眨巴眼,不久前看到僵尸哭,现在看到僵尸睡,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场面吗?一道放出来吧!

被三字符镇住的阿菊沉睡过去那是迫不得已,但眼前这算是什么?

感觉杏神村的水好深,深不可测的!

“她是尸祖,即便道行被压制,身躯也堪比金刚,在此没事的,走,咱俩去探一探凶名远扬的王家和村长家,……杏神村村长长的特别帅,多年前我见过他一面,可惜,人家没搭理我,唉。”

莫名其妙的,刘美赫的话头拐到这方面去了,脸上还有些花痴样儿。

我很同情大烛龙,感觉他的头上发绿了。

刘美赫也是个爱俏的。

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对了,知道哪是村长家,哪是王家吗?”我忽然想到这个老问题。

“我来过杏神村的,这还能不知道?最大、最富裕的那家就是村长家了,旁边那个茅草房院落,就是老王家。”

刘美赫淡淡的回应。

闻言,我目瞪口呆。

感情我的直觉没错,最富最大的宅院就是村长家的!

“个史黑藏混账,死哪去了?快出来听听啊,本馆主判断的有多正确?

我在心底怒吼起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