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下载app安卓版官网

.630shu.co,最快更新大国名厨最新章节!

韩斌坐在办公室内,批阅文件,现在集团核心业务整容整形,部都归由他来负责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随着现代人对外形的需求,基本十个女人当中有七八个是潜在用户。

割双眼皮、整牙,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便开始风靡,如今技术已经成熟。跟剪指甲一般,属于常规内容。

而削骨、填鼻、丰胸,甚至更换性别,才是当下比较复杂、创收丰厚的类目。

济仁集团在这些领域,现在已具备国内一流水平,国际顶尖水平。

肖鹏原本是个牙医,整牙严格意义上是整容的最初形态。

后来肖鹏决心做大做强,到韩国引进了一批最新的整容设备,还宴请了几名韩国专家。韩剧最热的阶段,邀请几名韩国三四线女明星作为形象代言人,到处开展活动。

肖鹏成为国内整形整容的推动者。

凭借起步早、方向准确,积攒了大笔资金。他的嗅觉很灵敏,早在几年前“禁韩令”发布前夕,率先将济仁集团进行改革。

一方面收编不少了一些正规医院,改造成民营医院,另一方面开始进入医药器材领域,集团旗下有好几个制药厂。

阳光网球粉少女元气满满写真

随着在香都顺利上市,济仁集团已经成为国内民营医疗企业的明星。

经过几个月的调整,韩斌已经逐步品尝到了民营医院的活力。

觉得这里才是自己梦寐以求,追逐理想和成功的地方。

跟公办医院不一样,民营医院的经营方式很灵活,但凡嗅到什么领域有利可图,便会主动去尝试。

比如肛肠类疾病一直是医院很难解决的问题,因为这种疾病一般跟慢性疾病有关,即使有特殊的药物或者方式,也只能控制病情恶化。

但这类病是民营企业最爱治疗的,病情周期比较长,因此利润空间很大,三四个疗程下来,远比头疼脑热等常见病要赚得多。

钱来得快,也导致问题很多。

民营医院的医患关系更加复杂,不过民营医院有一整套的解决方案。

比起利润而言,尽管存在引发医患矛盾的可能性,但值得铤而走险。

韩斌现在手中的权力很大,集团旗下有几十家医院,整容整形项目部都是由自己审批。

专家如何安排,手术怎么做,如何报价,药物设备如何采购,自己有决定权。

一个整容项目至少三四万,每年数亿的采购资金,随便掐一下,便能弄出大量的油水。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做繁琐的手术,嘴皮子动一下,便有人自动给自己的账户转账。

韩斌曾经羡慕那些年纪轻轻,便拥有很多房产和豪车,整天享受生活的人。

现在他无疑已经变成了那种人。

不过,韩斌并不快乐,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肖芸给自己的。

肖芸有一天对自己厌倦,韩斌就会一无所有。

将文件部签好,喊来了秘书。

前几日自己颇为欣赏的那个女秘书,因为肖芸觉得不适合,已经被劝退了。

韩斌乖乖地找了一个男秘书,如此肖芸总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

等秘书抱着文件离开,韩斌坐在沙发上对着茶具开始泡茶,他顺手拿起了今天的报纸,翻开广告版块,尽管现在传统报纸已经没有市场,但集团每年还是会投入广告费,其中整容整形和肛肠科广告,占据了半壁江山。

一则娱乐新闻,跃入眼中。

韩斌瞪大眼睛,呼吸变得急促,因为这条新闻竟然跟陶茹雪有关。

联想到昨天肖芸跟自己说的话,韩斌忍不住暗骂,这个贱人。

陶茹雪与李东岳的绯闻,肯定是肖芸泄露出去的,因为照片上的几张照片,跟肖芸拿给自己的照片一模一样。

韩斌知道肖芸在威胁自己,警告他不要再跟陶茹雪再纠缠,否则,不仅会毁掉陶茹雪,还会毁掉自己。

韩斌读懂肖芸。

这女人表面看上去温和贤淑,但骨子里的狠毒,让人不寒而栗。

至于肖芸跟前夫离婚的原因,韩斌隐约能猜出,跟肖芸的性格怕是有很大的关联。

韩斌对自己的处境也有清醒判断,表面来看被肖芸捧在手心,呵护备至。

事实上,不过是肖芸的玩物而已,等到她玩腻了,恐怕会跟她前夫一样被无情地甩掉。

韩斌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开始盘算要尽快站稳脚跟,同时给自己不确定的未来做好准备。

韩斌返回办公桌前,输入“陶茹雪、李东岳”两个关键词,原本以为会跳出一大堆的新闻,没想到什么也没收到。

难道陶家已经迅速开始采取公关了?

这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老丈人肖鹏的声音。

“赶紧来我办公室一趟。”肖鹏的语气很严肃。

韩斌有种不好的预感,“好的,董事长。”

董事长的办公室设在顶层,韩斌出了电梯,董事长秘书等候多时,韩斌连忙低声询问:“为了什么事?”

董秘皱眉道:“难道不知道吗?星州那边的医院出现大规模冲突,跟整容事故有关。”

韩斌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他并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幸好自己问了董秘,不然老丈人问起来,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是严重失职了。

“能不能请帮个忙?”

“韩总,请吩咐。”

“给我老婆打个电话。”

“……好!”

韩斌走入办公室内,肖鹏将桌上的烟灰缸朝韩斌扔了过来。

韩斌下意识想要躲开,但知道那样只会丈人更加生气,索性眼睛一闭。

烟灰缸正中眉心,他只觉得刺痛不已,大呼一声,捂着脸蹲了下来。

肖鹏吓了一跳,体内的火气顿时消失大半,朝女婿走了过去,只见嫣红的鲜血从指缝间溢出,啪嗒啪嗒地滴落在地上。

肖鹏忍不住暗骂,特么的怎么没躲开,明明可以躲开的。

韩斌头晕目眩许久,嗅到了血腥味,心情反而大定。

使点苦肉计,将现在的事情敷衍过去。

“爸,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么生气?”韩斌捂着脸,轻声问道。

“老实交代,最新一批的玻尿酸,是否存在问题?”肖鹏冷声质问。

韩斌皱眉道:“我检查了供应商的资质,没有任何问题啊。”

“没有任何问题?星州那边有好几个客户,将我们的药物提交到有关部门检测,最终查出是奥美定。”肖鹏怒道,“知道我们济仁集团为何整容整形业务在国口碑极好吗?因为我们做的服务,有别于小诊所,靠着专业正规形成品牌影响力。”

韩斌额头冒出汗珠,那家供应商是自己大学同学介绍的,提供的资质齐,他也就没有多想,便安排了几个订单给他。

没想到数周不到,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爸,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有个同学请我帮忙,我也就没有多想。”

“没多想,我看提成没少拿吧!”

“我没有以权谋私,对天发誓。”

肖鹏死死地盯着韩斌,冷笑:“我暂时不追求的责任,立即跟供应商联系,让他们提供补偿方案。如果搞不定这件事,就立即辞职吧!”

韩斌额头满是汗珠,老丈人的意思很明确,是想让自己来背锅。

之前那么多美好的憧憬,转眼间烟消云散。

这时门被推开,肖鹏抬头,面露不悦。

谁敢在自己的气头上,横冲直撞进入。

原来是肖芸。

也就她有胆子,不通报不敲门,便敢径直闯入。

“老公,没事吧,流了好多血。”肖芸见韩斌满脸都是血迹,被吓了一跳,走过去,连忙掺扶他的胳膊。

韩斌开始狂飙演技,脚步晃了晃,重心依靠在肖芸的身上,重重喘息。

肖鹏情绪复杂,女儿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肯定是韩斌这坏小子知道势头不对,搬来救兵。

“我没事,皮外伤而已。”

韩斌知道眼角破了皮,现在已经止血,只是看上去比较吓人。

“别逞强,我带去处理下伤口。”肖芸开始落泪,哽咽道。

“他死不了,哭什么!”肖鹏看不下去,怒骂道。

肖芸瞪着父亲,“我们是一家人,即使再生气,也不能用暴力方式解决。”

肖鹏冷笑:“因为好老公的缘故,现在公司遇到了极大的危机,不出意外,下午开盘之后,股价就会狂跌不止。现在香都指数本来就很低迷,这次暴跌之后,想要涨上来,恐怕要好几年了。”

肖芸道:“韩斌才来公司没多久,即使出现问题,那也不能完怪他,那也是原本经营管理出现漏洞导致。”

肖鹏见女儿处处维护女婿,气不打一处来。

感觉生了个假女儿,胳膊肘尽往外拐。

传来董事长秘书的敲门声,肖鹏喊他进入。

董秘走到肖鹏的耳边,轻声汇报最新得到的消息。

肖鹏面色微变,“跟淮香集团有关?”

董秘颔首道:“品牌部从媒体那边得到的消息,他们称,淮香集团之所以推波助澜,只因我们恶意挑衅在先。”

肖鹏难以置信,“一个从事医疗,一个从事餐饮,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我们怎么会挑衅他们呢?”

董秘偷偷地看一眼肖芸,“此事缘由,大小姐应该清楚。”

1